首页 > 正文
库尔勒妇科做无痛人流多少钱

库尔勒妇科医院在线咨询,库尔勒做人流一般要花多少钱啊,库尔勒做人流选择哪个医院比较好,库尔勒比较好妇科医院是哪家,库尔勒仁爱医院破腹产价格,库尔勒市妇科医院那家比较好,库尔勒做人流大概需要多少钱,库尔勒市人流安全妇科医院是哪家,库尔勒哪个人流医院做的好医院,库尔勒哪家医院做人流价格低

  原标题:|“两高”齐反思,又有多起重大错案被纠正

  2017年12月2日,聂树斌案平反已过去整整一年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在这一年间,对冤错案的反思和源头预防等话题继续成为舆论热点,最高法、最高检在2016年的全国两会工作报告中齐齐反思,认为教训深刻,并出台相关文件,力图切实预防冤假错案。

  纠错机制不失灵,冤案的平反就不止于聂案。数据显示,过去这一年,司法机关已平反多起重大冤假错案,包括

  

  聂树斌案平反成为司法纠错的一起标杆性事件。巧合的是,当聂案平反期临近一年时,被喻为“新疆版聂树斌”的周远也得以洗冤,让舆论再度聚焦司法纠错。

  据最高法今年11月份发布的一项数据,十八大以来,全国法院纠正呼格吉勒图案、聂树斌案、陈满案等重大刑事冤假错案37起61人,2013年至2017年9月,共宣告4032名被告人无罪。另据《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(2013

  这就意味着,2017年以来,包括新近平反的周远案,全国法院已平反4起重大冤假错案。司法纠错的车轮不断向前时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十八大以来,中央政法委、最高检、最高法曾相继出台《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》《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》《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》等一系列规定,明确冤假错案纠错程序,力求从制度上消灭冤假错案滋生的温床。

  在直面历史错误的同时,中央在新一轮司法改革中,力图建立冤错案纠正与防范机制。

  比如,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,从尊重诉权、强调证据、规范侦查、依法裁判等多方面着力,进而全面贯彻罪疑从无的司法理念。

  今年11月,“两高”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再度重申了冤案纠错决心:要健全冤错案件防范、纠正机制,对错案发现一起、纠正一起。

  至此,中国决策层把解决冤案、司法公正问题摆至前所未有的位置上,“有冤必伸”成为提振司法公信力的一项抓手。

  不过,针对现有的平冤数据,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认为,这一数量不是很多。“平反的冤案比过去有明显增加,我们要肯定这个成绩,但又不能很乐观。”

  陈光中建议,今后平反冤案应采取更加坚决的措施。比如,应当主动、全面地清理那些在监狱服刑者申诉不止的案件,特别是当年作出留有余地判决、疑案从轻处理的案件。

  

  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胡云腾曾在聂树斌再审案中担任审判长。在他看来,光纠正以往的冤假错案是不够的,必须要从这些案件当中吸取教训,要分析形成这些案件的复杂原因,避免、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。

  聂案再审判决书认为,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,没有达到证据确实、充分的证明标准,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、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。

  胡云腾曾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指出,冤假错案最典型的是认定被告人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的案子。“由于办案人员主观理念的原因,或者存在违法办案行为,才把这些人认定为罪犯,如河北聂树斌案和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。”

  胡云腾表示,一个错案的不良影响可以抵消九十九个公正裁判形成的良好形象,要树立谦抑、审慎、善意的司法理念。

  聂树斌案等冤案纠错被写入2017年全国两会的“两高”工作报告中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过去的一年间,“两高”在冤假错案的防范问题上就不断强化决心和举措。

  在上述2017年两会上的最高法报告中,最高法院长周强表示,冤错案件的发生,让正义蒙羞,教训十分深刻。“我们要坚决引以为戒,强化办案责任,健全制度机制,坚决守住防止冤假错案底线。”

  而在最高检的报告中,说到检察机关监督纠正冤错案时,曹建明首先提到了聂树斌案,并强调,要深刻反省检察环节自身把关不严的沉痛教训,着力健全冤错案件发现报告、审查指导、监督纠正、赔偿问责等长效机制。

  “关于错案的纠正,目前在有些案件当中确实有些迟缓,应当秉持更加积极的态度,一旦发现有可能是错案,就要做到发现一起,查处一起,及时纠正一起,绝不含糊。”胡云腾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。

  同样,冤案平反也不能单寄望于错案纠错机制的确立。“最可靠的还是源头预防。”胡云腾举例说,比如聂树斌案,在王书金自认真凶之前,谁能够知道是个错案呢?

  “总是要有人申诉、有人反映或者有新的证人、证据出现以后,法院才可能知道,才可以启动重新审判程序。”胡云腾认为,错案的发现只能是被动的,但错案的防范一定是主动的。

  

  在刑事诉讼中,任何受到刑事诉讼的人,未经司法程序判决为有罪之前,都应该被推定为无罪的人,“无罪推定”是国际通行的刑事诉讼基本准则。

  谈及聂树斌案平反,胡云腾介绍,当时正处于严打时期,故意杀人、强奸属于严打的重点。此类案件要求在程序上从快,在实体上从重,最终聂树斌被认定有罪,判处死刑。

  从法律规定上看,聂案的原审判决适用的是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。“无罪推定、疑罪从无、非法证据排除、律师在侦查阶段介入等防范冤假错案的制度都还没有制定。”胡云腾坦言,当时最高法院把死刑核准权下放到各高级法院行使。而各高级法院又把死刑复核程序和二审程序合二为一,死刑复核程序也起不到把关的作用。

  胡云腾强调,要把疑罪从无原则的规定落实到位,绝不能再搞疑罪从有或疑罪从挂,冤枉好人伤害无辜。

  关于冤假错案的纠正,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二处处长杜亚起也提出反思:“实际上,一个案件纠正之后,不单纯是案子,它对后续的每一个案件的办理,特别是每一名司法从业人员,都有警示作用。”

  澎湃新闻观察到,近一年间,部分司改举措也在为冤案平反提供条件。

  今年2月,最高法发布了《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。这一意见指出,对于依法认定的疑罪案件,要严格落实疑罪从无原则,不得违心下判。

  此外,据新华社2月24日报道,针对是重大刑事申诉案件在本地监督纠正中面临阻力等因素,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研究起草了《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案件异地审查规定》,提出对重大冤案申诉的“异地处理”,以消除阻力和干扰。该规定已起草了初稿,将在进一步征求意见和修改完善后出台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6月,“两高三部”联合还发布了有关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。其中规定,“从侦查、起诉、辩护、审判等方面明确非法证据的认定标准和排除程序,切实防范冤假错案的产生。”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|“两高”齐反思,又有多起重大错案被纠正

  2017年12月2日,聂树斌案平反已过去整整一年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在这一年间,对冤错案的反思和源头预防等话题继续成为舆论热点,最高法、最高检在2016年的全国两会工作报告中齐齐反思,认为教训深刻,并出台相关文件,力图切实预防冤假错案。

  纠错机制不失灵,冤案的平反就不止于聂案。数据显示,过去这一年,司法机关已平反多起重大冤假错案,包括

  

  聂树斌案平反成为司法纠错的一起标杆性事件。巧合的是,当聂案平反期临近一年时,被喻为“新疆版聂树斌”的周远也得以洗冤,让舆论再度聚焦司法纠错。

  据最高法今年11月份发布的一项数据,十八大以来,全国法院纠正呼格吉勒图案、聂树斌案、陈满案等重大刑事冤假错案37起61人,2013年至2017年9月,共宣告4032名被告人无罪。另据《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(2013

  这就意味着,2017年以来,包括新近平反的周远案,全国法院已平反4起重大冤假错案。司法纠错的车轮不断向前时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十八大以来,中央政法委、最高检、最高法曾相继出台《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》《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》《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》等一系列规定,明确冤假错案纠错程序,力求从制度上消灭冤假错案滋生的温床。

  在直面历史错误的同时,中央在新一轮司法改革中,力图建立冤错案纠正与防范机制。

  比如,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,从尊重诉权、强调证据、规范侦查、依法裁判等多方面着力,进而全面贯彻罪疑从无的司法理念。

  今年11月,“两高”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再度重申了冤案纠错决心:要健全冤错案件防范、纠正机制,对错案发现一起、纠正一起。

  至此,中国决策层把解决冤案、司法公正问题摆至前所未有的位置上,“有冤必伸”成为提振司法公信力的一项抓手。

  不过,针对现有的平冤数据,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认为,这一数量不是很多。“平反的冤案比过去有明显增加,我们要肯定这个成绩,但又不能很乐观。”

  陈光中建议,今后平反冤案应采取更加坚决的措施。比如,应当主动、全面地清理那些在监狱服刑者申诉不止的案件,特别是当年作出留有余地判决、疑案从轻处理的案件。

  

  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胡云腾曾在聂树斌再审案中担任审判长。在他看来,光纠正以往的冤假错案是不够的,必须要从这些案件当中吸取教训,要分析形成这些案件的复杂原因,避免、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。

  聂案再审判决书认为,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,没有达到证据确实、充分的证明标准,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、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。

  胡云腾曾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指出,冤假错案最典型的是认定被告人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的案子。“由于办案人员主观理念的原因,或者存在违法办案行为,才把这些人认定为罪犯,如河北聂树斌案和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。”

  胡云腾表示,一个错案的不良影响可以抵消九十九个公正裁判形成的良好形象,要树立谦抑、审慎、善意的司法理念。

  聂树斌案等冤案纠错被写入2017年全国两会的“两高”工作报告中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过去的一年间,“两高”在冤假错案的防范问题上就不断强化决心和举措。

  在上述2017年两会上的最高法报告中,最高法院长周强表示,冤错案件的发生,让正义蒙羞,教训十分深刻。“我们要坚决引以为戒,强化办案责任,健全制度机制,坚决守住防止冤假错案底线。”

  而在最高检的报告中,说到检察机关监督纠正冤错案时,曹建明首先提到了聂树斌案,并强调,要深刻反省检察环节自身把关不严的沉痛教训,着力健全冤错案件发现报告、审查指导、监督纠正、赔偿问责等长效机制。

  “关于错案的纠正,目前在有些案件当中确实有些迟缓,应当秉持更加积极的态度,一旦发现有可能是错案,就要做到发现一起,查处一起,及时纠正一起,绝不含糊。”胡云腾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。

  同样,冤案平反也不能单寄望于错案纠错机制的确立。“最可靠的还是源头预防。”胡云腾举例说,比如聂树斌案,在王书金自认真凶之前,谁能够知道是个错案呢?

  “总是要有人申诉、有人反映或者有新的证人、证据出现以后,法院才可能知道,才可以启动重新审判程序。”胡云腾认为,错案的发现只能是被动的,但错案的防范一定是主动的。

  

  在刑事诉讼中,任何受到刑事诉讼的人,未经司法程序判决为有罪之前,都应该被推定为无罪的人,“无罪推定”是国际通行的刑事诉讼基本准则。

  谈及聂树斌案平反,胡云腾介绍,当时正处于严打时期,故意杀人、强奸属于严打的重点。此类案件要求在程序上从快,在实体上从重,最终聂树斌被认定有罪,判处死刑。

  从法律规定上看,聂案的原审判决适用的是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。“无罪推定、疑罪从无、非法证据排除、律师在侦查阶段介入等防范冤假错案的制度都还没有制定。”胡云腾坦言,当时最高法院把死刑核准权下放到各高级法院行使。而各高级法院又把死刑复核程序和二审程序合二为一,死刑复核程序也起不到把关的作用。

  胡云腾强调,要把疑罪从无原则的规定落实到位,绝不能再搞疑罪从有或疑罪从挂,冤枉好人伤害无辜。

  关于冤假错案的纠正,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二处处长杜亚起也提出反思:“实际上,一个案件纠正之后,不单纯是案子,它对后续的每一个案件的办理,特别是每一名司法从业人员,都有警示作用。”

  澎湃新闻观察到,近一年间,部分司改举措也在为冤案平反提供条件。

  今年2月,最高法发布了《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。这一意见指出,对于依法认定的疑罪案件,要严格落实疑罪从无原则,不得违心下判。

  此外,据新华社2月24日报道,针对是重大刑事申诉案件在本地监督纠正中面临阻力等因素,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研究起草了《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案件异地审查规定》,提出对重大冤案申诉的“异地处理”,以消除阻力和干扰。该规定已起草了初稿,将在进一步征求意见和修改完善后出台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6月,“两高三部”联合还发布了有关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。其中规定,“从侦查、起诉、辩护、审判等方面明确非法证据的认定标准和排除程序,切实防范冤假错案的产生。”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|“两高”齐反思,又有多起重大错案被纠正

  2017年12月2日,聂树斌案平反已过去整整一年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在这一年间,对冤错案的反思和源头预防等话题继续成为舆论热点,最高法、最高检在2016年的全国两会工作报告中齐齐反思,认为教训深刻,并出台相关文件,力图切实预防冤假错案。

  纠错机制不失灵,冤案的平反就不止于聂案。数据显示,过去这一年,司法机关已平反多起重大冤假错案,包括

  

  聂树斌案平反成为司法纠错的一起标杆性事件。巧合的是,当聂案平反期临近一年时,被喻为“新疆版聂树斌”的周远也得以洗冤,让舆论再度聚焦司法纠错。

  据最高法今年11月份发布的一项数据,十八大以来,全国法院纠正呼格吉勒图案、聂树斌案、陈满案等重大刑事冤假错案37起61人,2013年至2017年9月,共宣告4032名被告人无罪。另据《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(2013

  这就意味着,2017年以来,包括新近平反的周远案,全国法院已平反4起重大冤假错案。司法纠错的车轮不断向前时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十八大以来,中央政法委、最高检、最高法曾相继出台《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》《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》《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》等一系列规定,明确冤假错案纠错程序,力求从制度上消灭冤假错案滋生的温床。

  在直面历史错误的同时,中央在新一轮司法改革中,力图建立冤错案纠正与防范机制。

  比如,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,从尊重诉权、强调证据、规范侦查、依法裁判等多方面着力,进而全面贯彻罪疑从无的司法理念。

  今年11月,“两高”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再度重申了冤案纠错决心:要健全冤错案件防范、纠正机制,对错案发现一起、纠正一起。

  至此,中国决策层把解决冤案、司法公正问题摆至前所未有的位置上,“有冤必伸”成为提振司法公信力的一项抓手。

  不过,针对现有的平冤数据,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认为,这一数量不是很多。“平反的冤案比过去有明显增加,我们要肯定这个成绩,但又不能很乐观。”

  陈光中建议,今后平反冤案应采取更加坚决的措施。比如,应当主动、全面地清理那些在监狱服刑者申诉不止的案件,特别是当年作出留有余地判决、疑案从轻处理的案件。

  

  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胡云腾曾在聂树斌再审案中担任审判长。在他看来,光纠正以往的冤假错案是不够的,必须要从这些案件当中吸取教训,要分析形成这些案件的复杂原因,避免、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。

  聂案再审判决书认为,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,没有达到证据确实、充分的证明标准,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、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。

  胡云腾曾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指出,冤假错案最典型的是认定被告人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的案子。“由于办案人员主观理念的原因,或者存在违法办案行为,才把这些人认定为罪犯,如河北聂树斌案和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。”

  胡云腾表示,一个错案的不良影响可以抵消九十九个公正裁判形成的良好形象,要树立谦抑、审慎、善意的司法理念。

  聂树斌案等冤案纠错被写入2017年全国两会的“两高”工作报告中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过去的一年间,“两高”在冤假错案的防范问题上就不断强化决心和举措。

  在上述2017年两会上的最高法报告中,最高法院长周强表示,冤错案件的发生,让正义蒙羞,教训十分深刻。“我们要坚决引以为戒,强化办案责任,健全制度机制,坚决守住防止冤假错案底线。”

  而在最高检的报告中,说到检察机关监督纠正冤错案时,曹建明首先提到了聂树斌案,并强调,要深刻反省检察环节自身把关不严的沉痛教训,着力健全冤错案件发现报告、审查指导、监督纠正、赔偿问责等长效机制。

  “关于错案的纠正,目前在有些案件当中确实有些迟缓,应当秉持更加积极的态度,一旦发现有可能是错案,就要做到发现一起,查处一起,及时纠正一起,绝不含糊。”胡云腾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。

  同样,冤案平反也不能单寄望于错案纠错机制的确立。“最可靠的还是源头预防。”胡云腾举例说,比如聂树斌案,在王书金自认真凶之前,谁能够知道是个错案呢?

  “总是要有人申诉、有人反映或者有新的证人、证据出现以后,法院才可能知道,才可以启动重新审判程序。”胡云腾认为,错案的发现只能是被动的,但错案的防范一定是主动的。

  

  在刑事诉讼中,任何受到刑事诉讼的人,未经司法程序判决为有罪之前,都应该被推定为无罪的人,“无罪推定”是国际通行的刑事诉讼基本准则。

  谈及聂树斌案平反,胡云腾介绍,当时正处于严打时期,故意杀人、强奸属于严打的重点。此类案件要求在程序上从快,在实体上从重,最终聂树斌被认定有罪,判处死刑。

  从法律规定上看,聂案的原审判决适用的是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。“无罪推定、疑罪从无、非法证据排除、律师在侦查阶段介入等防范冤假错案的制度都还没有制定。”胡云腾坦言,当时最高法院把死刑核准权下放到各高级法院行使。而各高级法院又把死刑复核程序和二审程序合二为一,死刑复核程序也起不到把关的作用。

  胡云腾强调,要把疑罪从无原则的规定落实到位,绝不能再搞疑罪从有或疑罪从挂,冤枉好人伤害无辜。

  关于冤假错案的纠正,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二处处长杜亚起也提出反思:“实际上,一个案件纠正之后,不单纯是案子,它对后续的每一个案件的办理,特别是每一名司法从业人员,都有警示作用。”

  澎湃新闻观察到,近一年间,部分司改举措也在为冤案平反提供条件。

  今年2月,最高法发布了《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。这一意见指出,对于依法认定的疑罪案件,要严格落实疑罪从无原则,不得违心下判。

  此外,据新华社2月24日报道,针对是重大刑事申诉案件在本地监督纠正中面临阻力等因素,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研究起草了《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案件异地审查规定》,提出对重大冤案申诉的“异地处理”,以消除阻力和干扰。该规定已起草了初稿,将在进一步征求意见和修改完善后出台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6月,“两高三部”联合还发布了有关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。其中规定,“从侦查、起诉、辩护、审判等方面明确非法证据的认定标准和排除程序,切实防范冤假错案的产生。”

责任编辑:时鑫
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